新聞中心

MENU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行業動態

如何應對植物提取物摻假?

點擊: 次  來源:未知 時間:2017-09-13

對於顧客意向購買的植物提取物,供應商為了降低生產成本,常會采用完全不同的提取物來代替或者部分摻入其它的提取物或原料來冒充。通常,這些用於摻假的提取物與顧客意向購買的提取物在外觀和感官上都非常相似,消費者很難通過肉眼辨別產品的真假。
 
受“回歸自然潮”的影響,近年來植物提取物(Plant Extract)市場迅速發展,進入持續增長期。目前,全球植物提取物市場規模突破300億美元,種類超過300種,新的植物提取物產品不斷湧現,市場潛力巨大。2015年,美國紐約州總檢察長辦公室針對多個品牌的銀杏片、人參片等植物類膳食補充劑進行調查,結果顯示銀杏片中不含銀杏成分,人參片中也未檢出人參成分,引發了全球對植物提取物產品品質問題的關注。  
 


來自澳門大學中藥質量國家重點實驗室的研究人員,對購自美國的19種靈芝類膳食補充劑產品中靈芝多糖和靈芝三萜等活性成分進行了分析研究,結果顯示多數產品所標注的靈芝多糖和靈芝三萜含量低於其產品標簽上的數據,僅有5個樣品(占比為26.3%)與其產品標簽上的標示組分含量一致[1]。

美國市場上靈芝類膳食補充劑的HPTLC圖譜[1]

       
Dolcas Botanosys公司開展了一項針對135家公司的調查,這些公司規模大小不一,但都致力於中草藥和印度草藥提取物終端產品的開發。調查結果非常令人震驚。68%的公司直接采信供應商提供的數據並且很少對原料進行檢測,另外32%的公司雖然針對購進原料有常規的質量控製體係,但其中超過半數並沒有對原料的真實性進行檢測。此外,大部分公司采用的檢測分析方法都是未經驗證的,這本身就會讓人對檢測結果的真實性產生懷疑。調查最終顯示僅有約10-11%的公司會對檢測報告(COA)上的所有指標進行常規的檢測[2]。
 
一、植物提取物的一致性和真實性
      
對於顧客意向購買的植物提取物,供應商為了降低生產成本,常會采用完全不同的提取物來代替或者部分摻入其它的提取物或原料來冒充。通常,這些用於摻假的提取物與顧客意向購買的提取物在外觀和感官上都非常相似,消費者很難通過肉眼辨別產品的真假。
 
常見的例子:
    
● 餘甘子提取物通常會摻入沒食子櫟提取物,有時為了提高單寧酸含量,供應商甚至會直接用油欖仁提取物等單寧酸含量更高的提取物混合後代替。
       
● 總序天冬提取物常會摻入蒺藜和葫蘆巴提取物,因為後兩者價格更便宜。
       
● 催眠睡茄根提取物通常是催眠睡茄葉提取物冒充的,因為以催眠睡茄根部為原料進行提取其成本要比以整株催眠睡茄為原料高出很多倍。
       
● 蒺藜提取物通常會摻入來自葫蘆巴種子的原薯蕷皂苷,因為印度蒺藜並不含有原薯蕷皂苷成分。
       
對策:考慮到不同來源的提取物其活性成分的吸附力不同,因此可以采用薄層色譜法(TLC)這一簡單有效的方法進行鑒別。另外,有些提取物品種也可以參考藥典上的方法加以鑒別。
 
二、合成的摻假物
      
為了降低產品價格或者提高產品中某一活性成分的含量,有些供應商會向其銷售的提取物中摻入一些化學合成的組分,或者摻入其它化合物來影響活性成分含量的檢測結果。
       
常見的例子:
 
● 天然薑黃提取物摻入合成的薑黃素,從而大幅降低生產成本。
       
● 乳香提取物摻入合成樹脂或者檸檬酸,可提高乳香中有機酸含量的檢測結果。
      
● 小檗提取物中摻入合成的小檗堿鹽酸鹽,從而使小檗堿含量提高至95%甚至更高。
       
● 藜豆提取物中摻入合成的左旋多巴可使其含量達到90%,而天然的藜豆提取物其左旋多巴的含量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這麽高的。
       
對策:請供應商提供一份印有其公司抬頭的"100%天然"或"純植物來源"的證明信,這有可能作為法律證據使用。在鑒定化學合成組分和天然組分事,可以考慮采用C14同位素測定的方法進行鑒別。此外,向真正的提取物中按比例加入合成的摻假物也能一定程度上鑒別所采購的產品是否加入了外來物。
 
三、比例提取物
 
目前,比例提取物是植物提取物行業中最大的使用不當的名稱。目前很多公司可以提供5:1、10:1甚至30:1的比例提取物。比例提取物的問題是其並不能標示出任何活性成分或化學標記物的具體含量。同時,相同比例的提取物若采用不同的提取溶劑進行提取,得到的提取物活性成分也會差別很大,如5:1的乙醇提取物和5:1的水提取物必然是成分完全不同的兩種提取物。
       
而且,也很難有檢測手段來判定是否其標示的提取比例是真實的。市場上也存在將同樣的提取物標記成不同的提取比例銷售給兩個不同的客戶,同時更高的提取比例價格也會提高。很明顯的,這其中有些人被騙了。
       
常見的例子:
   
● 印度人參提取物5:1中醉茄內酯含量理論上應在8%以上,但實際上其含量僅有1.5-2%。
       
● 餘甘子提取物4:1中單寧酸含量應大於45%,但實際上其含量僅有25-30%。
       
● 白 粉 藤提取物10:1中3-甾酮含量應不低於5%,但很多供應商的產品中其含量隻有1.5-2%。
       
● 蒺藜提取物10:1中皂苷含量應大於50%,但多數供應商的產品其含量最高為40%。
       
對策:購買基於可靠的分析方法(高效液相色譜法、紫外風光光度計法、重量法、滴定法等)檢測其活性組分的提取物,而非比例提取物,檢測方法可以從藥典、學術期刊以及行業手冊中查找。
 
四、活性成分
     
在過去的兩三百年裏,植物化學科學取得了迅速的發展。到目前為止,幾乎所有上市的植物提取物的活性都已為我們所知。隨著植物提取物的國際市場的發展,有必要製定更多提取物產品的標準,明確其中的活性成分及其精確的定量檢測方法,當然這也依賴於采用更為先進的檢測手段(HPLC、GC、HPTLC等)對活性成分進行鑒別。
       
常見的例子:
       
● 假馬齒莧提取物(50%皂苷,重量分析法)比假馬齒莧提取物(50%假馬齒莧皂苷,HPLC法)要便宜,因前者若采用HPLC方法檢測的話,假馬齒莧皂苷含量明顯低於後者。
       
● 印度人參提取物(5%醉茄內酯,重量分析法)比印度人參提取物(5%醉茄內酯,HPLC法)價格要低。
       
● 采用HPLC法對乳香提取物(65%有機酸,滴定法)進行檢測,其有機酸含量低於30%。
       
對策:雖然使用紫外分光光度計法、重量分析法和滴定法等檢測手段也是合理的質量控製策略,但顯然通過HPLC法檢測標記物的含量更能精確的反映產品的品質。高品質的產品價格雖然更高,但由於其用量更少且效果更好,因此最終產品的生產成本並不會明顯升高。
 
 
五、檢測方法
      
植物提取物中某一活性成分可能有多種檢測方法,同一種檢測方法也會有不同的版本。很多供應商在檢測其提取物產品時經常會故意改變甚至減少操作步驟,以期使其檢測的產品達標。
       
常見的例子:
      
● 采用重量測定法測定提取物中皂苷含量時,供應商的檢測方法會缺少一些關鍵的步驟。
       
● 采用重量測定法測定提取物中匙羹藤酸時,供應商的分析方法中沒有強調需要調節pH及幹燥過程的保護措施。
       
● 采用HPLC方法檢測假馬齒莧皂苷時,故意添加其它組分以得到更高的檢測結果。
       
對策:請提取物供應商按照藥典上的檢測方法或者是行業中慣用的檢測方法對其產品進行檢測。必要的時候可以請供應商提供第三方的檢測結果。

       
[1]. Wu D T, Deng Y, Chen L X, et al. Evaluation on quality consistency of Ganoderma lucidum dietary supplements collected in the United States. Scientific Reports, 2017, 7.
       
[2].Batanospeak, Vol-4 Aug-Sep 2017, Dolcas Botanosys.